南安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血火天衣 第636章 亦真亦假

发布时间:2019-10-12 22:50:30 编辑:笔名

血火天衣 第636章 亦真亦假

腹腔与内脏同时碎裂的剧痛眨眼间遍布仇无衣每一根神经,自口中挤出的鲜血大口大口地喷吐出来,‘精’神一瞬间陷入了模糊.

现在仇无衣的身体堪称金刚不坏,除了极武神等级的强者,以及纺命之线的攻击和针对‘性’的武器以外,一般的攻击早已经不可能伤到分毫。[更新快,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站了,一定要好评],访问:.s;。

外加即使内脏破碎也不会危及生命的强大恢复能力,除非一击直接破坏大脑中枢,或者直接使出毁灭‘性’的强力攻击,能够危及生命的攻击已经绝少。

然而当意识到这一股强烈之极的剧痛之际,仇无衣的大脑当中终于响起了最高级别的警报,在不做出应对,就会死。

是的,死。

凌戚的指尖扣动扳机之后,‘射’出的是威力击倒的穿甲弹,一牺牲一部分速度为代价的穿甲弹足以轻易贯通仇无衣的身体,头骨也不例外。

当然,真正的凌戚不可能对仇无衣开枪,而且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即使将铳口贴在仇无衣的太阳‘穴’上,穿甲弹的速度n∽,.也未必会击中他。

但这个时候,沙业的连携攻击就显出了真正的危险。

沙业出招的动作其实只有一半是为虑到仇无衣在狂‘乱’之时一招击杀范铃雨之后的进攻,假如仇无衣脱身,他出拳的动作就会理解转换成捕捉的动作,再度用强健的身体囚禁住仇无衣,使得他无法行动。

不过仇无衣没有选择攻击范铃雨,也没有选择反击,而是强忍着半身撕裂的痛苦直接进行了空间转移,其实在被抓住的瞬间,仇无衣就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

范铃雨双手之间忽的一空,仇无衣凭空消失不见,令其发‘射’的穿甲弹却正好命中了她的前额。

砰地一声,子弹贯穿了范铃雨的头部,前后穿透的血‘洞’两端忽地炸开两朵红白相间的血‘花’,大量的血浆顿时流淌出来,将她的脸染得分外狰狞。

即使这样,她也依旧没有死。

因为在这里的三个人,显然全都不是本尊。

“你……你们竟然……”

仇无衣尝试着吸了口气,随之而来的却是‘胸’腔被堵住的强烈窒息感,连同脑中的愤怒‘交’汇成了一种无形的能量,勉强支撑着他的意志。

“真是不走运,本来想从最弱的杀起,想不到第一个就撞到了最强的。“复制的范铃雨脑袋歪了歪,整个头部都软了下来,像一大团橡皮泥一般捏起,重塑,将子弹贯穿的‘洞’口补好之后,一张脸重新浮现出真正范铃雨的模样。

“没办法,连本体都死在了路上,这群人不可小觑,即使是被引开的那些人也是一样,必须尽快各个击破。”

复制的沙业向着跪地不起的仇无衣摊开了手掌,紧紧握住幻化出来的魔杖,大步走了过去,不耽误一点儿时间。

“麻烦死了,全部杀掉之后,我们几个也该决定出谁能代替本体的地位了吧?赶快搞定。”

复制的凌戚将两把短铳一起对准了仇无衣,蓄势待发。

“你们……你们是一体的……三种形态……”

腹腔受伤太重,几秒钟之间连十分之一都没有恢复过来,仇无衣连后退。连站起的力气都没有,捂着血流不止的伤口将一根根凸出体外的肋骨塞回去,强壮镇定地问道,想要尽可能拖延一点时间。

“不,是七人,但不管分割成几个,我们始终都是一体的,担任吸引你们任务的是四个没什么智慧的分身,想必你们也把它们看做我的真正模样了吧?很可惜,身为保存良好的的替代品,虽然远远比不上本体的力量,至少在智慧上不会输给任何人类,我的话到此为止,杀了他。”

几人当中,复制的凌戚更有话语权,似乎是几人的首领,在她的命令之下,首先行动的是复制范铃雨,笔直的攻击范围,正是本尊所擅长的高速移动技法,瞬直步。

仇无衣已经暗暗积蓄起了一点力量,但反击之后就不再会有任何的机会,所以不到最终的一刻,他并不愿意使出这一点点力量进行挣扎。

对方没有给自己留一点点时间,即使很不甘心,也只能出手了。

看似已经没有一丝力气,只能半跪在地面喘息的仇无衣左手始终按在地面之上,而右手则一直在整理伤口,这给所有的复制人带来了一种错觉,那就是仇无衣必须依靠这只手的支撑才能够勉强保持平衡。

而事实上,仇无衣一直在掌心当中酝酿一根煌龙天雷枪,在目光锁定了复制范铃雨行进轨迹的瞬间,笔直的雷电之枪自仇无衣掌心撕裂肌肤‘射’出,正好不偏不倚地击中了正面。

受到直接攻击的复制范铃雨心中一惊,正待原地整顿态势,出招反击,一个庞大的影子却突然在她面前落下,轻而易举地将整根煌龙天雷枪挡了下来。

“哼哼哼,难道连自己朋友的绝技都不记得吗?只要我隔绝了雷电的力量,你的攻击对我而言只不过是开玩笑,哈哈哈!”

复制沙业的‘性’格与本尊大不相同,或者说三个复制人骄傲自大的样子本来就和任何一个人不同。万事休矣。

仇无衣心中顿时一沉,果然同时对战三人还是太勉强了,尤其是沙业的攻击隔绝,本以为这三个复制人厉害归厉害,恐怕没有那么默契的动作,却想不到连携起来竟然天衣无缝。

“别挣扎啦。”

凌戚举起了双手的短铳,数发子弹接连‘射’向已经没有力气防御的仇无衣,第一颗子弹就直接贯入了他的膝盖,仇无衣的身体承受不住突如其来的压力,终于向前倒了下去。

难道只能赌一把了么?

虽然只有短短的瞬间,但仇无衣的意识特别清晰,完全清楚现在三人的动向,同样能察觉到一颗颗子弹接连‘射’入自己身体的关节处,专‘门’为了阻碍动作而‘射’击。

复制的沙业和范铃雨一同扑了上来,仿佛夹带着强劲的风压,洋溢着金光的铁拳与重重抡下的魔法杖在仇无衣的眼中化作一格格的慢镜头,看似已经山穷水尽。

但仇无衣仍未绝望。

“住手!”

“你竟敢伤到哥哥!”

一声雄浑怒吼,一声清脆娇叱,伴随着两个声音的,是能量流动的轰鸣s;。

“是他们!”

“可恶!‘诱’饵居然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复制的沙业和范铃雨抬头一望,见正是本尊到来,心中也不惧怕,只是惋惜刚才的好机会被白白漏掉而已。

“轻飘飘新月光芒!”

沙业巨大的身躯飞跃向天,连连旋转了七八圈,仿佛一个五颜六‘色’的硕大圆盘悬挂于当空,复制的沙业出招也不含糊,一同样的速度高高跃起,竟也做出了完全一致的旋转动作。

地面之上,范铃雨没有机会查看仇无衣的伤势,心情更是早已被愤怒支配,不由分说就一拳轰了过去,正与复制品的一拳直接对上。

天空与大地各自一声轰鸣,四个人应分别弹向不同的方向,彼此都没占到半点便宜。

“哥,你的伤势……”

范铃雨在沙业密不透风的防御自后扑向倒地的仇无衣,顿时一阵心疼,不顾一身鲜血将他抱起靠在自己身上。

“没事……哈哈哈……如果这时候……出来了假的……那就死定了……”

仇无衣勉强振作‘精’神,说出了个很不好笑的笑话。

“也是呢,那就这样死掉吧!”

一秒之间

,刚才还温柔如水的“范铃雨”双眼‘露’出得意的凶光,两手按住仇无衣的颈骨,狠狠一扭。

喀嚓。

颈部被轻而易举地扭断,但这样的伤势依然杀不死仇无衣,瞬间的温情顿时化作杀意,这一次,仇无衣的眼神终于‘蒙’上一层绝望的灰‘色’。

“你……你做了什么!”

沙业倒的确是本尊,他追赶‘诱’饵的中途与“范铃雨”巧遇,二人组成了探索队伍却一无所获,然而“范铃雨”声称察觉到仇无衣遭遇了危险,二人才因此而返回s;。

他根本不知道这个也照样是复制品,‘激’昂的怒吼将一切震得摇‘荡’不止,然而在此时,复制的沙业与另一个复制范铃雨却从两个方向一同夹攻而来。

沙业虽然本领高强,复制人的实力却不逊于本尊,况且还有一个范铃雨,刚一出手,沙业的腹部就遭到了复制范铃雨的狠狠一击,登时如断线风筝般飞了出去。

万幸,第二个复制范铃雨的实力更弱一些,分身的数量越多,每个个体的实力就越差,刚才二人的攻击也只不过是做戏罢了。

“竟然还没死,那就直接把你的头连同颈椎一起从身体中扯出来如何?”

第二个复制的范铃雨本以为仇无衣被折断颈骨后必死无疑,却看到他依然有些气息,于是便狞笑着俯下身去,伸出双手。

仇无衣的意识已经沉入了黑暗,全身上下数处重伤已经夺去了身体绝大多数的恢复力,即使保持不再恶化已经很困难了,无法让他的意志迅速恢复。

复制的凌戚扬起短铳,对准了被击飞的沙业,现在对她而言,沙业的威胁要更大一些。

轰――冲天而起的金‘色’光芒忽然破开软软的地面急速喷发,将仇无衣,以及在他身旁的复制范铃雨一齐卷了进去,仇无衣的身体慢慢升上半空,而复制的范铃雨却扯着嗓子尖声大叫,瞬间化为一块块富有弹‘性’的‘肉’末。

“那是……”

复制的凌戚连连后退几步,愤恨的表情厚厚地涂在了脸上。

金光当中,小小的人影几乎与光芒融为了一体,只能看到一个人形的轮廓,如同燃烧火焰般的金‘色’长发于光柱中不住舞动,一双燃烧着极度怒火的双眼于金光之内忽地闪起。

“你们,都要死!”

重新抵达神化形态的范铃雨一字一顿地说道,闭锁在体内无法使用的力量由于愤怒和悲伤,渐渐开始复苏。;

南阳白癜风治疗费用
宁夏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赣州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南阳好的白癜风医院
宁夏治疗白带异常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