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安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镇北疆 正文 第六章 老道离开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4:39 编辑:笔名

镇北疆 正文 第六章 老道离开

听到这儿,“三条”也仿佛像能听懂人话一般凑了过来,用脖子轻轻的蹭了蹭老道。

“真人您说!”张爷爷也不怀疑,用渴望的眼神看着老道。

老道之上而下慢慢摸着“三条”的脖子说道,“这马贫道是认得的。早些年间也是有过一场缘份,谁知变成现在这般模样!唉,作吧!”老道说完,“三条”便把马头地下不动弹了,像极了挨训的小孩子!

“贫道治它无妨,条件就是这马你便送于雷家吧!”老道看着张爷爷说道。

张老头儿一愣,他还以为老道会要些什么东西呢,没想到是这么个条件。当即答应。“这没问题,现在也不需要它干活儿,而且它从小就跟惊雨好,弄得惊雨天天往我那跑。俺家老伴早就有这心思,但一是怕这是匹瘸马,送给人家干不了活儿倒添累赘,二是把它送过来的话惊雨就去的少了,怕想他。也是想着让惊雨在俺们那儿有个牵挂,多去几趟。所以就没提这事儿。”

“好、好,你这话说的老哥心里受用,哈哈!”老道也不做作,直接以“老哥”称呼。“世间真性情也!”一边喊了一句,右手一挥闪电般弯腰,伸手,三指呈爪状扣住“三条”的右后蹄腕处。老道的手蒙上了一层荧光,手臂上的血管微微的突起,仿佛很用力的样子。“三条”在老道拿住脚腕儿的时候整条后腿全部曲起,这时又一点点的舒展开一副受用的样子。

随着时间的流动,半个小时过去了。老道和“三条”就这么站着,众人也就这么陪着,只有雷惊雨不断的在两人身边画着圈子绕来绕去。终于,老道有所动作,左手往右手背上一拍,一道红光闪过顺着老道的右手钻进了“三条”身体里。“三条”后腿紧紧绷直,仰天长嘶一声,“吼~~!”声音若震雷般在小院儿中炸响!

众人吓得不自觉的向后退去,相互看看心里都琢磨着,“这是马么?这么多年了没听谁家的马这么叫过啊!”

这时的老道和“三条”都蒙在一层红光之中,隐隐的能看到“三条”的表情异常痛苦,而老道只是表情略显严肃而已。“三条”刚嚎完,老道轻语一声“来了!”右手拇指顺势向上一掰,就听“咔吧”一声,“三条”脑袋一嗡,又是一声比刚才还大的吼声叫出来,不过比起刚才略带舒适的呻吟般不同这次叫的着实惨烈了点儿!红光里老道须发皆张,眯缝着眼睛注视“三条”。像被一阵狂风扫过一般。红光外面能好点,那也吹得小院儿里花草树木卜苏苏往下掉叶子,房梁脊瓦上也是一阵乱响!

众人都以为地震了呢,勉强的睁开眼睛。说啥都听不见,在那干嘎吧嘴。互相比划着跑了出去!好在都记得刚才的事情,也没有乱喊乱叫,在院子门口像里面张望着!附近也有听到声响的村民过来看热闹,被众人找个借口驱散了人群!

雷惊雨看了看红光里这俩人又安静了,便找了个凳子坐在上面等着。

老道身上的红光渐渐的退去,“三条”身上的红光却越来越浓郁,整匹马像琉璃一样的晶莹剔透。红光逐渐的向“三条”的身体里集中,待到已经看不出来了,“三条”还是闭着眼睛低着头矗立在那。原先由于蹄腕处僵硬而无法伸直的后腿已经稳稳的站在了地上

,之前磨掉了一半的蹄甲也脱落了下去,马蹄紧紧的扎在地砖上。

雷惊雨站起来伸手去摸摸“三条”。手刚放到头顶就觉得一阵钻心的疼痛,抬手一看,整张右手一片血红。这时,异相又显。“三条”猛然抬头,铜铃般大的眼睛骤然睁开,两道红光电射而出直照进雷惊雨眼里。刚才收进“三条”体内的红光像烟花一样“嘭”的一声从“三条”的背上透体而出,在半空中形成了一个似马非马肋生双翅的四蹄动物形象!雷惊雨呆立在原地,脑海里不断的闪过一些自己从未经历过的场景画面,有厮杀、有翱翔、有欢喜也有痛苦,乱乱的不知道是真是假。过了好一会儿,雷惊雨从呆傻的状态中清醒过来。搓了搓脸,不仅有汗,还有口水!扭头儿一看,老道已经坐在藤椅上喝水了,而“三条”则是欢喜的打着响鼻儿满院子又蹦又跳呢!

“靠,你这是好了?”雷惊雨鄙夷的看着“三条”嘟囔了一句。

看老道的神情多少有点儿低靡,赶忙凑上去给老道添了点儿水。“师父,您没事儿吧!”

“无妨,只是有点儿倦意罢了!”看了看周围,发现其他人都已经出去了,便冲院外招了招手。“都过来吧!”待到众人都回到院中,老道起身站起,“惊风,你也过来!”

“是,真人,小子在这儿!”雷惊风赶忙走近。众人刚见识过老道的手段,都惊为天人,这时听到老道叫自己,忙不迭的答道。还没等走靠近呢,就看到一颗硕大的马头从自己身边闪过,把他挤到了一边。冲着老道一顿响鼻儿,喷老道一脸鼻涕。

老道一把掐住它的鼻孔,把它扯到一边。接着一拍额头,“对,你也叫惊风?雷惊风?”

“。。。。。。。。。。。。。”

尴尬的笑了笑,指着“三条”说。“呵呵,刚才贫道在叫它!那它叫啥?”

“啊!”众人也都一脸的懵圈,无奈的笑笑。

雷惊雨冲了出来摸着“三条”说,“师父,它叫“三条”我起的!嘿嘿!”“三条”可能也觉得羞臊,别过脸去不看老道!

“三条”?老道老脸一抽,嘴角不自然的抖了抖。看了看“三条”原来瘸的右后腿腹诽了一句,“三条,还幺鸡呢!不是一共五条腿么,瘸了一条,应该叫四条才对!”

雷惊风这个尴尬,瞅了瞅在一边龇牙咧嘴的“三条”。又瞅瞅自己,想着要不要改个户口啥的!

“那你以后就叫三条吧,你要好好的跟惊雨在一起,莫要辜负了贫道的期望!”老道一语双关的说道。“三条”马脸一抽,好似听懂了一般。周围人都觉得老道跟一匹马说话有点搞笑。但谁都没笑出声来,这么有能耐的高人,说不定这马能听懂他说话呢!

“惊雨,为师临行之前送你点东西。”说罢,只见老道伸手入怀掏出两本书和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这两样东西体积也不算小,一众人都没弄明白老道是如何把他们装到怀里而别人看不出来的。

雷惊雨接过这两样东西。泛着淡青色的书皮上写着《九玄淬体决》几个小字,书不是纸质的,好像是不知道什么动物的皮子制成,柔软光滑,韧性十足。小盒子里面躺着两样东西,一个手镯,一把“扣耳勺”一样的东西。不知道干嘛用的。

看到雷惊雨的表情,老道嘱咐道“东西贴身放好,以后每天按照这两本书上的内容学习,不得借于他人。师门有一句话你需谨记,为善不为恶,一切为本心!师父这就远游去了,你且好之为之!”

“师父,真人,慢走!”大家恭礼相送!

“哈哈,吾名苍山!”老道大笑一声拂袖洒然而去!片刻间不见了踪影。

老道走了。众人站在原地彼此看着眼神里的迷惑,仿佛刚才发生的只是一场闹剧,但是雷惊雨手里的东西和“三条”被治好的瘸腿可是真真儿的摆在眼前。也只好唏嘘了一声“真是碰见高人了”!

众人也都没了吃饭的心情,简单的聊了几句,张爷爷便告辞回家。雷鸣夫妇帮刘姐收拾了碗筷也就告辞回家了。雷鸿躺在藤椅上仔细的回忆着今天发生的事情。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索性也就不想了。反正惊雨虽说拜师老道了,也没有被老道领走,不耽误啥事儿。说不定对他来说还这是个好事儿呢!

雷惊雨回到屋里,先打开了小盒子。拿出里面这个暗金色的镯子看了看,上面非常光滑,不像是金属,也不像石头,倒是有点像木质的东西,触手温润。套在手腕上,大小也合适,雷惊雨决定也不管有用没用,就这么套着了,好歹也是师父给的。看过镯子又拿出了旁边的“扣耳勺”,这是个啥东西?长短粗细和牙签差不多,上头三个叉儿,像一个缩小了好多倍的戟。雷惊雨回想这影视剧里武将的戟下面应该是尖儿或者是圆珠形状的吧,怎么这戟下面像坠了一个流星锤的锤头,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苍耳,椭圆形还都是刺儿。小孩子玩具?雷惊雨不禁腹诽道。

上手一模,“哎呦”又扎手了,今天这手可是遭了罪了。刚才摸三条的时候就扎的满手是血,这刚擦干净,又扎手了。。。。。。。。。。。。。。!雷惊雨一阵无语。

雷惊雨顾不得其他,赶紧去卫生间冲了冲,拿了张纸往回走,一边擦一边嘴里还嘟嘟囔囔的。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挂号
郑州银屑病医院怎么搭车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挂号费
郑州银屑病医院怎么坐车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网上挂号